墨痕·心迹
发布时间:2012-04-11 21:20
浏览:4694
发 布 者 菲利浦画廊
画册导读


李纲的艺术生涯颇具一些传奇色彩。试想,如果有这样一个人,从懵懂初开之时,便承袭家学而学习国画,精研传统写意花鸟的真髓;及至成年,又考入现代模式的专业美术学院,学习西方绘画的各类技法;进而经历85新潮等中国现当代艺术思潮的洗礼,尽弃传统转而研习西画的各式风格;再后来,进入官办美术馆的主流艺术殿堂,从事当代艺术展览的策划与推广,并精察历史文脉延承,静观当代风云变换,穷其所学所思而在传统水墨与当代艺术之间寻找某种新的创作契机,历二十年风霜磨砺而独树一帜,筚路蓝缕地为“当代水墨”创作另开一条蹊径。这样的艺术家,如果将其嵌入近3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史,我们是否可以看到一个既与昔人之故史前后呼应,又与近时之思潮左右相闻,更为将来之艺术别开风气的孑然身影呢?



李纲的作品虽然在形态上几乎不类物象,但却在精神层面上地广天高。他一面深究传统水墨的利弊,一面探索当代水墨的未来,在纷繁复杂的当代艺术名利场中抱定了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”的信念,从容淡定地反思着水墨传统,创造着水墨元素、建构着水墨方程、推敲着水墨语言,提炼着墨图式,演绎着令人耳目一新的水墨美学。正如每日清晨佛经声中舔笔和墨地随意书写,李纲在宣纸和清水的辅助之下以“墨之痕”留存“心之迹”,运无法为万法,且行且吟地将墨痕与心迹完美地融合为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李纲的创作别具意义,他摆脱了中国当代艺术惯式中的符号化倾向和西方影响,将价值观提炼和方法论研究提升至思维方式层面,丰富了“东方思维”在中国当代艺术下一阶段发展中的可能空间。 


发表评论
标签
  • +

艺讯订阅

联系客服
86-021-62666063
info@trueart.com

分享

×
1

大家都在看